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史上第一穿越 第二百五十四章 说好的约定

发布时间:2019-09-24 17:09:04

史上第一穿越 第二百五十四章 说好的约定

夜临,唐凡垂头丧气躺在床上,一副无精打采,内心千千万万责怪自己无数回,他不敢闭眼,生怕做噩梦。,结果为何成这样,采薇杳无音信,现在惠惠又惨遭不测,生死未卜,该怎么办?

唐凡始终心不安,难以入睡,干脆起身往院子远走去。出去走一走吧,在胡思乱想脑子迟早要爆掉,正好清静清静。

徒步分钟,他来到一花园圃中,瞧里面有个凉亭,便过去小憩一会。双手背负,遥望头顶一轮皎月,心绪更愁。

数月前,同样在这亭子下,眼前一景一物不变,人却少了。那一夜,三个女子对天许愿,而今一个个都不在,倒令唐凡哀叹不少。

“不好好在房间呆着,跑出来干嘛!”前一秒他还惦记几人,这不后一秒,端木诗函突然身影出现,并来到亭子中,却不忘瞪一眼男子。

“诗函,你可记得山上日子。”他问。

这家伙是不是脑袋不清晰,吃饱没事问那作甚?端木诗函没过多去想,本想去房间找他,谁知在这儿,随口应道:“当然记得了,那是我一生最快活的时候。最重要的是,有一个呆子,可好玩了。”

“是啊,连我也想上山了,山下的世界果真充满惊险,到处都是剑影荆棘

史上第一穿越  第二百五十四章 说好的约定

,有些累了。”

切!一切才开始呢,看你那颓靡不振样儿,是谁当初说要去外面世界闯荡。别瞎想了,不是有我在,总之会还你一个完好无损楼惠惠就是。

对了,我有一事想跟你说!讲到最好这句话,端木诗函不觉低下头,面色微微粉红。

事?闻及她的话,唐凡猛然想起那件重要事情,这次回来可不是为了单单见她们,灵藻玉佩才是首要任务。“诗函,我也有事情要对你说,非常重要。”

“住口!我不提你就不说,真够烦人的。”端木诗函面对他,目光柔情似水,嫣然嗔道:“把眼睛闭上,快!”

这妞又想干嘛?有过前车之鉴,唐凡哪里在敢问,先顺着她吧,免得一会连问机会都没有。好了,我已经闭上眼睛,说吧!

端木诗函两眼偷偷一瞥周围,目光集中到中央,见男子真的闭着眼,心窝儿甜甜一下。她深吸一口气,鼓足全身勇气,身子一偏,悄悄地在唐凡耳边,念:“上次前往酆幽时候,你还记得我们打的赌吗!”

“咳咳”

得知这话,唐凡忍不住睁开眼

史上第一穿越  第二百五十四章 说好的约定

,干咳两声。她是何意,原来这小妮子记得这么清楚,该不会是想……

谁让你睁开眼了,罢了,反正说也说啦,随你咯!端木诗函小嘴巴一翘,甭在意男子想法,只知吐出心里的话,继续言:“既然你完成了任务,替我家摆平剑冢一案,先不论查明凶手,至少缓解了哪里的紧张气氛,谢谢你了。”

诗函,其实你不必在意,咱俩啥关系,那些话——

闭嘴!我端木诗函什么时候言而无信过,那会说出的话就该履行,不过事先声明,只能亲一下,没有十下!

此景,曾经的话如回荡在唐凡耳边,换作刚刚下山那会,这家伙把不得亲上几百口。今不比昨,经历太多种种,尤其是采薇与楼惠惠,这让他哪里有心思想那事。

唐凡淡淡一笑,记得,只是!

“只是什么,难道你不想!”端木诗函双手紧捏衣裙,素齿紧咬红唇,一副小女子家的羞涩之态。

他目光看着端木诗函,半天说不出一句,全身痒痒难受。

诗函,我当时是跟你开玩笑呢,不用在意那个赌约!

如果你不答应,我心里终是有个疙瘩,本姑娘说话算话,不想亏欠你什么!

这,她来真的?唐凡两眼一顿,似铜锣一样圆。

“亲吧!”说罢,端木诗函将眼一闭,俏脸儿—抹嫣红,杏眼儿边的睫毛在微微颤动,樱桃小嘴略略蠕动,两只小手掌牢牢地跩紧裙角。

这是她的第一次嘛,望着好是紧张!唐凡迟迟不敢下口,这丫头诡计多端,古灵精怪厉害,没准是个圈套,才不上她当。

美人儿娇躯微微扭动,半天不见男子有举动,红唇蠕动了下,睫毛眨了又眨,怕是等不及了!于是三分愤怒六分柔情一分羞涩命令:“你给我快点,小心反悔的滋味。”

“真要亲?”

唐凡可是知晓端木诗函的脾气,说一不二,若今夜不从,恐怕接下来不被折磨才怪,大脑急速回忆仙尘峰的日子,那一幕幕令他寒毛都快竖起。

面对不足三尺距离美人,闻着一股处子般清香,明显是在**裸挑逗勾引,是个男人都没法抗拒。好你个小妞,是你自己要求,怪不得我了。

三年前打从心底就喜欢这小妮子,天时地利正好,四周鬼影不见一个。实在没办法,从了吧,快速撅起嘴巴迎上去,轻啄美人脸颊。

初尝玉人面香,直令二人神奇一震,尤是女子,身子乱如麻,好比万千蚂蚁爬遍全身,又酥又痒!

别小看这短暂一瞬间,当唐凡勾头一秒,那女子口吐兰香喘气,自是羞涩与害怕,呼出的香气儿直达唐凡鼻尖,令其神经错乱。

可惜眼前一幕无人欣赏,短暂美好一触即逝,转而是男子冥思不解,女子却呆然愣住。

嘎吱一声,仅仅隔离他二人花圃一墙之遥,那重雪芸偷偷跨门而出。哈哈,终于等来晚上了,白天那恶女人敢瞪我,不知来者皆是客,诚心不待也罢,胆敢出言不逊。

今晚本侠女定要将你家盗偷精光,值钱的一样不落,顺便把那笨蛋带离开这儿,被人利用都不知道,蠢得没救啦。

回过神来,端木诗函微微睁开眼睛,伸手触摸脸颊,脸色娇羞嗔道:“为何没一点感觉呢!”

不是吧!唐凡吞了吞咽喉,她今晚好不正常,会不会有企图。

端木诗函抬头,望着身前男子,又道:“唐凡!你感觉呢?”

“挺舒服的!”他有些驾驭不住这妞了,难道她也是穿越来的,完全不像这时代古人小妞敢为之事。

“舒服?”

端木诗函甜美一笑,心头莫名其妙有种喜悦,和他在一起,总是那么奇怪,呵!紧接着小脑袋瓜儿一闪,眼珠转了转,低头碎道:“那我也要亲你一下!”

汗颜,唐凡当场愣住,这妞亲上瘾了吧,还继续挑逗!“诗函,我还有重要事情,刻不容缓!”

不行,你亲了我,不公平!你在山上时候不是说过,男女平等,所以我得亲回来,然后在谈!

这丫头今天是不是疯了,怕了她!“那好,赶快亲,亲完了事。”

“嗯嗯。”

端木诗函小嘴儿一撅,伸向半空,尚未挨近男子脸颊,急忙收回。呵呵一笑说:“想得美,我才不要亲你,给你个吻儿。”

言止,她右手食指与中指合并,在自己嘴唇上一啄,在往唐凡脸上一贴。

“这是什么吻?”唐凡呆然了。

说也奇怪,这世界凑巧的事情并非容易发生,即使发生了也只是偶尔一次,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重雪芸就属例外了。就在端木诗函伸手贴吻刹那,她刚好偷偷从海棠门洞那边走来,头才一抬,便是这样的画面!

??

重雪芸茫然驻足,见前方人和景,大脑一片空白,那真叫一个愤怒,咬牙切齿。岂有此理,一忍二再忍三不可忍!本侠女实在无法忍受了。

“狗男女!”

寂静的夜,只听一声洪亮音色,重雪芸发飙了,破口朝那俩无耻奸夫淫妇大骂。此刻,她凶神恶煞。

呃!!

唐凡偏头一看,发现重雪芸身影,脸色比大便还难看!

是她?端木诗函后退一步,目光慌了慌,保持安全距离,不言一句。

雪芸,你误会了,我们不是想象中那样!唐凡连忙解释。

好呀,原来你们在这里幽会偷晴,臭不要脸的狗男女!

什么?听重雪芸乱骂,端木诗函可不干了,立即回击:“你不要血口喷人,休得在我家撒野,轮不到你来辱骂。”

唐凡左右看看,两人火药味极浓,随时爆发开战意思。关键之时,他站出来,走到重雪芸跟前,摆摆手道:“事情不是你想象那样,一会在跟你解释。”

我真是错看你了,披着羊皮的狼,人面兽心。从此刻起,你我是陌人,在无瓜葛!重雪芸语气沉重,腿一抬,将唐凡踢飞出去,没有半点仁慈,一个飞身,消失离开。

雪芸!

唐凡连滚几个跟头,等爬起人影已无踪,忍住疼痛无处发泄。以她性子追上估计没好果子吃,随她走,先拿玉佩为妙。

端木诗函站在原地,瞧那女人离去,不知是欣喜或悲伤,道:“你去追她吧,都怨我!”

“诗函,连你也这样,难道你还不懂我!”

仙尘峰三年同门修行,端木诗函对唐凡了解相比重雪芸更深,活该被踢,真是大快人心。心里暗暗一笑,噘嘴:“那我回去了!”

等一下,有一事必须马上办,此事有关灵武界生死存亡!

端木诗函眉头一皱,难得这家伙如此正经,点点头,说吧!

“你可记得我第一次来俯上时候,留下一个包袱!”

“嗯呐,我给你保管得好好的!”

常德治疗卵巢炎医院
云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太原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网站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到底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