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鬼村惊魂第78章倪睿之死

发布时间:2020-01-25 04:59:49

鬼村惊魂 第78章 倪睿之死

眼前躺着人,身边迅速地蔓延开一圈红色的血渍。溅在我脸上的血,如同一把燃烧的火焰,烤的我表层的皮肤快要脱落了。

那一刻,我真的脑子里“嗡”的一声闷响,再也听见任何的声音,想不起任何的事情。整个人都变得痴痴呆呆的,站在原地不住地颤抖。心跳开始慢慢地减缓,呼吸却开始变得沉重起来,没呼吸一次,身体就要接受巨大的摧残和痛苦。内心狂奔的情绪,最终化作了眼睛里不由自主流出来的热泪。

等泪水从眼睛中奔流而下,我心中的情绪才算是渐渐地恢复到了正常,我也顾不得顾盼在我身边哭闹,只是一个健步就朝着正在急剧抽搐的男人面前冲了过去。

他们说,人在接受了巨大痛苦的时候,前几秒往往是感觉不到任何疼痛的。那个男人虽然身体已经都变了形,但是一张满是血迹的脸上,还挂着一个很勉强的笑容。他看我朝着他走过去,他张了张嘴,哈出一连串的白气。

“卫……卫风……”他只说了这三个字,就已经用了好大的力气。

“倪……倪睿……”我这才反应过来,躺在我面前的这一朵盛开的血莲花,居然是倪睿。

确定是他,我靠的他更近了,没一会儿功夫,鲜血已经流到我的脚边了。倪睿的手指,动了动,指着一个陌生的地方。然后,他又张嘴准备跟我说话。

他虚弱得已经说不出什么了,所以我只能把耳朵附在他的嘴边,听他喃喃的说:“我……我不想……的……真的……”

“你说什么?你不想什么?”我听倪睿这么一说,彻底的来了精神,整个人也跟着紧张了起来。也顾不上地上的血迹,,冲上去就紧紧地抓着他的手。

他的手颤抖的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厉害了,我握着他,感觉他的力气渐渐地变小。

“我……”倪睿嘟囔了老半天,张开嘴要说话的时候,嘴里却喷出一口血水了。不偏不倚地全部喷在我的脸上,我眼睛里也溅进去了两颗,烫得我睁不开眼。

“啊……”倪睿刚刚要说什么的时候,楼上突然“哐当”一声闷响,掉下来一个花盆,差一点就砸在我的头顶上。顾盼看见这一切,又是一声尖叫。

这一下,所有过道都围满了人。我抬起头,朝什么看,却根本分不清楚是谁扔的这个东西。我只看见小胖子急匆匆地往楼下跑来。

“倪睿!倪睿?”

倪睿的手上已经惨白,呼吸渐渐地变得微弱了,眼睛也有气无力地低垂着。我看看他,应该是撑不了多久了。

我这么叫他两声,他努力地睁了睁眼睛,只是瞳孔已经开始涣散了。

“顾盼,别愣着了,叫医生啊!”

“医生,医生……”其实医生已经在朝我们走过来了,只是由于周围的人早已经水泄不通地把我们围了起来,所以他们老半天都没有挤进来。顾盼就这样带着哭腔地叫了两声,就蹲在地上大哭起来了。

“倪睿,你挺着,医生马上来救你!”

“他来了!卫风……你……你要……小心……”倪睿抬起手,但是还没有举起来,就已经彻底地放开了。双眼也轻轻地合上了,只有嘴角还是微微张开,里面的鲜血还是不断地往外涌。他洁白的牙齿在血沫中若隐若现,像极了几颗没有熟透的石榴籽。

他脸上的伤口上也有血液往外涌,这些伤痕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个饱经沧桑的战士,又像是一块就要枯萎的树皮。

“卫风,我哥哥他?”小胖子冲进来的时候,医生和护士已经在对倪睿进行抢救了,周围看热闹的人也散去了一些。

小胖子看见这样的场景,还在大口大口的喘气,呛得泪水也大颗大颗地往下滴。

我使劲地咬紧了自己的嘴唇,忍住了心中难受,冲着小胖子摇摇头。但是就算我咬的自己的下嘴唇出了血,还是没有忍住自己眼睛里汩汩而下的泪水。我曾经把倪睿当成了自己的朋友,但是我亲眼看见自己的朋友死在了自己的面前,我的心就像是被盐水腌渍的难受。

倪睿从那么高的楼顶上摔下来,嘴里涌了不少的血出来,内脏受伤一点非常的严重。加上他前前后后流了那么多的血,估计已经无力回天了。

我轻轻地拍了拍小胖子的肩膀。他原本坚强的脸上,突然写满了悲伤,瘫坐在地上“哇”地一声哭了起来。还不断用自己的拳头在地上捶打了,拳头上已经隐隐浸出了些血。

我穿过小胖子,走到顾盼身边,一把抱起蹲坐在地上的顾盼,她把我抱得更紧我。我心里难受,抱紧了他,被头埋在她的肩膀上狠狠地痛哭。

我就这样哭了好一阵儿,等顾盼轻轻在我肩膀上拍了几下的时候,我才悄悄地擦干了自己的眼泪,抬起头来。

那个时候,医生正好冲着董柯做了一个无奈的耸肩的姿势,表示“他们已经尽力了,但是还是对于倪睿的情况无能无力。”

小胖子本来已经不哭了,但是看见医生做了这个手势,反而哭得更厉害了。我朝他走过去,顾盼心里虽然害怕,但是还是蹑手蹑脚地跟了过来。

“别太伤心了!”我又拍了拍,小胖子的肩膀,他转过头来看着我。一双眼睛已经成了两盏红灯笼,遥遥地悬挂着,寄托了太多的思念和不舍。

小胖子抽泣了好一阵儿,才勉强地从地上坐了起来。他的裤子上已经全是泥土,他只是轻轻地拍了拍,然后用手在脸上揩了揩泪水,脸上就都是尘埃。

“你们,都回去吧!我会处理的!”小胖子说的很勉强,说完之后,冲着我们努力地挤出来一个微笑。但是笑里面还始终都带着热泪,没一会儿就在他白净的脸上画出来地图,这也成了他逞强的标志。

董柯跟倪睿不一样,董柯看上去还孩子气,但是内心却是一个十足的大男子。只是这一面,被他孩子气的外表所掩盖了而已。

“我们留下来帮你吧?”倪睿是我的朋友,是他们找到了我,才让我有机会继续跟顾盼在一起。所以,我想报答他。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此时此刻,我已经把董柯也当成自己的朋友了。

“不用了,你们走吧!”小胖子还是像个孩子一样,使劲地在我的身上推了一把,想让我和顾盼离开。我知道,他只是不想让我和顾盼看见他脆弱的一面,所以才这样做而已。

所以,我也不勉强。朝着他点点头,拉着顾盼,就往医院外面走。

等到挤进去人群的时候,我和顾盼回头看了看小胖子。他还站在原地,脸上的泪水一直都没有干过,但是他还是努力地保持着一个极其难看的微笑,紧咬着嘴唇,强忍着难受朝我们挥手。

倪睿跳下来的花园,在医院两栋主体建筑的中间。我和顾盼穿过来来往往的人群和旁边的花花草草的时候,谁都没有说话,谁脸上的泪水都还挂着。

我在努力回想倪睿跟我说过的话,他说“他不想这样的。”这是什么意思?他是不想死还是不想做别的什么事情?如果,他真的不想做这些事情的话,谁会逼迫他去做?难道这背后有某种神秘的力量在驱使这一切?

还有,倪睿跟我说话的神情虽然虚弱无力,但是至少还算是神智清醒的。那么,那么他之前那样疯疯癫癫的状态都是装出来的?那么他为什么要那样做?这跟他今天早上的,有没有什么关系?

这一切都像是天边的乌云,紧紧地裹挟着原本就看不容的日头。没一阵子功夫,整个天看上去就像是要黑了一般。

“卫风,我发现有些事儿不对劲……”小胖子给我打的时候,我正坐在回四方村的车上,耳边的车窗玻璃,“呼啦呼啦”的拍打着,还有淅淅沥沥的雨一个劲儿地冲刷着天空中扬起的尘土,这感觉奇怪极了……

武汉民生眼耳鼻喉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庄浪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诊治白斑病医院
扬州好点的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