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特立独行王雪梅

发布时间:2019-08-15 11:39:09

核心提示:王雪梅,这位特立独行的女法医,以一种极度悲壮的方式——宣布辞去中国法医学会副会长职务,让法医和法医鉴定进入公众视野。

王雪梅,这位特立独行的女法医,以一种极度悲壮的方式 宣布辞去中国法医学会副会长职务,让法医和法医鉴定进入公众视野。

虽然,她的激烈言辞具体指向了当前热议的马跃案,但通过其在网络或媒体上传达出的信息,王雪梅对待中国法医的公信力危机,已经 忍无可忍 。

实际上,对法医的不信任以及对法医鉴定的争议,早已有之。黄静案、连丽丽案、代义案 这些一度引起社会热议、引发业内讨论的案件,已经让公众对法医充满了疑惑。

无论民事案件还是刑事案件,凡涉及法医鉴定的,鉴定报告都是判案的重要依据。法医鉴定要最大限度地体现法律的公平正义,如果丧失了公信,突破了正义的底线,那何谈司法公正?

从专业角度来说,法医鉴定多会出现争议,但关键是,争议因何而起?是纯粹的技术原因还是人为因素?

事实是,不少将一生奉献给这个职业的法医们,渴望有效的管理机制去肃清笼罩在头顶的阴霾。他们忠诚于自己的职业,尊重于死者的尸体,用事实替死者说话。他们更多的人,不像王雪梅那样特立独行,只是用一次又一次的鉴定结论去赢得公众的尊重。争议,他们并不怕;但信任,是他们最大的困惑。

应该说,从新刑诉法施行以来,法医出庭作证将逐渐成为常态。司法实践中,法医出庭的案例也已有之。但专业的解释与非专业质疑,依然难以衔接。

而专业人士们的观点,则不在于此。他们将中国法医鉴定机构混乱、公信力缺失的根源指向制度,认为缺乏一种适应当前发展的中国法医及鉴定机构管理制度,是导致目前法医鉴定争议频现的本质。

网络上,许多人对王雪梅的挽留,实际上也是挽留中国法医队伍创建时就确定的公平正义的精神。

特立独行 王雪梅

女法医王雪梅的 特立独行 再一次引爆公众对法医这个职业的关注。

她即将离开这个热爱一生的职业,但她仍会以自己特立独行的方式去捍卫这个职业的尊严。

8月2 日,著名女法医王雪梅终于在自己的办公室接受了多家媒体的面对面采访。此前,王雪梅的助理刘女士一直在替她婉拒采访,甚至更换了手机号码,直到马跃母亲孟朝红临时通知了采访时间。

这次采访时长两个半小时,最终以王雪梅面露疲态才结束。

关于自己的情况,王雪梅花了很大工夫但仍让许多人感觉不清楚。不过谈到案件,她立刻变得严谨而有条理。对于马跃案,王雪梅有两点意见,一是马跃下颚一道 厘米长的伤口绝不是尸检报告所认为的磕碰伤;二是马跃左腿根部一处电烧伤是一个电流出口,但电流入口却找不到。

她将一段 马跃案 的分析视频给了孟朝红,而孟再将它发布在自己实名认证的微博上。这两位以坚强形象示人的女性最近一次偶遇是在超市。更早的相识是在2011年8月,该案的前代理律师李庄带着孟朝红拜访了王雪梅。

但因为职业缘故,王雪梅一度不敢面对孟朝红,一谈起案子只能装傻。但最近一次的偶遇,让王雪梅作出了后面的决定。 我突然感到,马跃妈妈跟我提任何要求,我哪怕去死,也不逃了 。

8月9日,王雪梅制作了一份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视频,发表了自己对马跃尸检的看法。

8月17日,她又继续在网上发表声明说: 马跃这个案子,中国法医学会出现了这样一个鉴定结论,对我来说,作为中国法医学会现任的副会长是零容忍的。所以,我不仅要辞去中国法医学会副会长这样一个职务,而且我要退出中国法医学会,我从此以后坚决不参加中国法医学会组织的任何活动。

她认为,中国法医学会在 马跃案 上的鉴定结果 荒谬、不负责任 ,怀疑法医学会做出的 非安全责任事故 的认定涉嫌违规操作。

王雪梅还表示,她退出中国的法医队伍,是因为对中国法医队伍现状非常地失望,甚至是绝望。

随后,这份言辞激烈的表态让王雪梅陷入舆论漩涡,对其本人的关注度甚至超过马跃案。

争议王雪梅

对于王雪梅的声明,中国法医学会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并未收到王雪梅本人以及她所供职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口头或者书面的辞职及退会要求。

关于 马跃案 的司法鉴定,该工作人员称, 年中并未收到过王雪梅或受害者家属对该案鉴定结论的异议。

最高检检察技术信息研究中心回应则称,王雪梅从今年6月开始就不再担任该中心副主任,并且已经多年不从事法医实际鉴定工作。该中心也从未授权王雪梅就某一具体个案的法医学鉴定发表意见。

目前,王雪梅在最高检负责资料整理工作。

一位法医同行对王雪梅提出质疑。 对于王雪梅发在网上的一些案例,比较得意的判断,我们很多法医都有看法,怎么说呢,可以再研究的地方太多了。

另一位法医则说: 可以说她伤害了一些人。法医这工作,医学理论固然需要精深,但实际经验更重要。

但是,舆论却对王雪梅多有力挺。

台海网评论, 王雪梅破釜沉舟式的告退是一次曲线的叩问。

法制网评论称:要从根本上解决法医界当前存在的突出问题,不仅要剖析一下法医界正在沉沦的魂灵,更需要弄清楚是什么原因致使法医们如此沉沦。

曾被调离法医岗位

王雪梅1956年出生在朝鲜,成长在一个部队大院里,14岁入伍,军人的硬朗作风始终伴随这位女法医。1978年恢复高考,王雪梅只有小学三年级的文化程度,但她仅用了7个月,就以超过高考分数线68分的成绩考上了大学。

1984年7月, 四部二院 (教育部、公安部、司法部、卫生部、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召开在我国法医发展史上有重要地位的 晋祠会议 ,卫生部、教育部确定六所部属医学院建立法医学系,招收法医学专业学生。

她的老师胡炳蔚曾一度不太看好这位女学生,直到她以第一名的成绩成为法医学硕士。

上世纪90年代,全国检察机关开始设立技术局法医室。

1986年10月,顶着法医学女硕士头衔的王雪梅,挺着大肚子从西安来到北京,成为最高检第一任女法医。但因为太过强势,王雪梅一度被其他同事称为摆设的 花瓶 。当时此类话传到她耳朵里,她升腾起的第一感觉是想上去给说话的人两大耳光。

为了 不让别人看笑话 ,王雪梅在暗自下狠工夫。

她在自己所写的《高检院第一任法医》中描述,在她临产前,一共上了四台解剖台。当她挺着大肚子参加完临产前的最后一例解剖时,离预产期只有8天。生产之前,王雪梅是自己坐车回陕西的。至今,她还能回忆起在列车上服务员紧张异常的神态。 那是一位男性服务员,他一遍又一遍地问我需不需要找医生 ,王一遍又一遍微笑着告诉他, 我自己就是医生,我能够自己帮助自己。女儿刚满 个月,我就风尘仆仆地返回北京,紧接着又参加了一起开棺验尸的复核案件。

这些工作在1997年之前,我完成得很好,可以说无人能及。 王雪梅说, 法医是一个社会清洁工,要把冤假错案清理掉,但不是所有冤假错案我都要管,我只负责最高检法医职责范围内的案件,也就是其他检察机关无力侦办的死亡案。

1997年之后,王雪梅的自身工作内容发生了一些变动,可以对来自社会的申诉案件进行文证审查。2001年,王雪梅被调任最高检检察技术信息研究中心副主任,实际已经脱离了法医实际工作。同年,她出版了小说《女法医手记》。这本书以女法医韩媚的独特视角,记录了她与刑警队长大力合作侦破的种种离奇案件。

没过多久,她又被调到了侦查监督厅,直到2005年重新回到研究中心,保留副主任(副厅级)。

但就在马跃案引发的舆论风波中,公众才知道,王雪梅已经不再是最高检技术信息研究中心副主任。而至此,王雪梅已组织并承担了数百例省级检察机关送检的重大疑难案件的法医学检验鉴定,代表检察机关参加了近百例重特大疑难案件的法医学检验鉴定工作。

在博客中,她曾毫不避讳地设想自己的退休生活: 我要在共和国最高检察机关首次隆重推出的厅局级领导职位竞争上岗的竞争中,充分展示自己的实力。接着,我要在具有轰动效应的失败中,虽败犹荣地潇洒退出中国权力场。再接着,我要在朋友们早就已经为我准备好的安乐窝里埋头写作。

特立独行

王雪梅的博客从2007年开通以来就备受争议。

通过博客,她先后对数十起案件的司法鉴定提出过异议。不过,王雪梅的博客不久前已经被封,只有一些访谈视频和文字仍散见于网络。

在写博客期间,碰到不赞同的鉴定结论,她甚至会以更激烈的行动表明立场。有人劝她换个方式和态度,争取更多支持,她却仍然坚持: 我从来就不怕,也不需要支持。我一个人就够了!

在网络下,她的激烈言行依然褒贬不一。就在北海案的研讨会上,陈光中教授专门安排王雪梅作为第一位主题发言人。她是当天最受尊重的专家。陈光中教授让她的发言延长了5分钟,其他人的发言则都压缩了。那次研讨会邀请到24位专家。

事后,她的特立独行再次受到抨击。对此,她说: 我知道,我的言行会受到来自各方面的批评、指责,但是,作为一个职业法医,即使被整个社会淘汰,我也不能放弃职业本色与职业习惯,最终让大自然淘汰。

近日,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出了退隐心态, 马跃案 是最后一次,其他的案子将会抛到脑后,她自己会完全地把工作留在办公室。 我终于如愿以偿地迎来了组织对我的免职决定,清清白白地结束了长达 0年的法医职业生涯。

据王雪梅说,她还会继续自己的写作:她要将从事法医 0年经历的冤假错案曝光。她即将出版的新书,将记录具有历史意义的案件,包括领导与同行们至今仍然不愿接受不愿纠错的案件。

如何调节肠道菌群失调
长期用鼠标引起鼠标手
引起鼠标手的三大原因
肠道菌群失调表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